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章节目录 第二千八百六十八章 陈旧灵魂的阻止

可也是在这个时候,无忧体内各种各样混合成一片的声音中,有一个冲出了所有的嘈杂大声的呐喊着,“不要去!”虽然只有三个字,但是,无忧能感觉到那三个字似乎像一条长蛇一样,首尾扭动奔腾起来,不由分说地冲出她的喉咙……而且那种力量还在不断的加码,似乎还想进一步地冲出她的嘴巴,幸亏马上就到舌头的时候才终于成了强弩之末。可也到底留下来一股浓重的味道,那是腐朽的味道,这样堂而皇之,浩浩荡荡冲出她的口腔的时候,很难不引起她的注意,她差点干呕出来!她真的很拒绝她的上一世从她的嘴巴里走出来。其实那家伙是有很多出路的,比如耳洞或者是鼻子。纵然从那里面出没也会带来不好的气味,但还是可以忍受的。总之,这已经是最后的折中。

本来在这种危机时刻,对于她上一世的想法,无忧应该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理睬的,如果她的上一世不是那样的高调,能力不是那样的出众,行为不是那样乖张的话。但,为什么她的上一世会拒绝呢她靠近高台呢?在这所有的经历当中。她的上一世,一直都不是胆小鬼。可是她的拒绝真的很气人,尤其在这个时候会有打击军心的可能性,所以无忧不自主的用她的手掌轻敲肚子,很多时候,她的上一世会把她自己的灵魂委身在无忧的肚子里面。

“我们如果不继续走上高台的话,难道退出去吗?你没有看到外面的人更多。那些人都疯了,他们会问我们,他们的巫女去了哪里。他们的眼神尖锐而疯狂。他们在期待着这场火祭,根本没有任何可能会让他们停下来!我们会很痛快的被他们处死的。”无忧翻看着自己的手心,因为四面空气都很灼热包括她的手心,所以现在她的手心一点冷汗都没有。她的眼泪也变得辛辣,而且现在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是悲伤还是因为疼痛,她都不能确定的说她能够流下眼泪来。

可是那个之前一直高高在上的,她的上一世并没有真的很好的回答她这个问题,现在,她只是在疯狂的尖叫,这是她唯一的答案而已。是因为现在的环境吗?还是因为身体中的那个上一世的她只是恰巧在这个时间段受不了漫长时间的煎熬。如果是这样的话,可真是让人头疼。而最让人头疼的是她不得不首先要想个办法,让这种尖叫声停下来。你无法想象有一种尖锐的声音,并不是从别的地方出来,而是收藏在你的体内,可是那不是你的,你无法控制。最重要的是根本无法用走为上来解决,任何事情你似乎都可以逃跑。不管那是不是正确的办法,反正你总可以选那个办法。现在则不一样,她不能够逃跑。因为那个声音会追逐着她去任何地方。更不可能杀人灭口,说句实话,一直以来,她都没有想出有效的办法让这寄居于自己身体之内的家伙懂得客随主便的道理。现在只能自己想办法让这家伙感觉舒适。

无忧大踏步的向前迈了两步。这种节奏的走动方法,肚子里的家伙肯定能感觉到。不过那家伙的叫声随之更加尖锐了。无忧,还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强烈尖锐,几乎遮天蔽日的声音。原本可以听到火焰噼里轰轰烈烈啪啦燃烧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反而显得微弱之极。无忧抬头去看高台上的火焰,以及那些激烈火焰带出来的黑烟的时候,觉得它们都变得模糊不清了。

向前走两步不行的话,就向后退两步,可是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也许,让这些或尖叫的原因并不在距离上,而是什么东西将要出现或者是必然出现,要么就是已经出现。而将要出场的家伙很有可能与无忧的上一世有无法和解的硬伤。

纵然是在危机时刻无忧也无法不感慨一下,有些事情当你不需要,甚至没有强求或者是不抱希望的时候,它们会实现的很痛快。当无忧后退第一步的时候,尖锐的叫声似乎就有了一些低头的架势,而真正的再退后一步的时候,叫声一下子变得柔和,这到底是恰巧还是确有其事?无论哪种都值得一试。看来有一半的可能是因为强大的热度让她肚子里的家伙觉得不舒适。有没有可能她的上一世就是死在烈火之中的。要是这样的话,她怕火确实情有可原。而这里的火焰比一般的火焰都要更加强大而灼热。它们似乎已经烧干了天上的云,并且只要再继续若干年的话连白云之后的蓝天也可能不保。

想到这里的时候,无忧苦笑了一下。这里有云彩,但不一定是什么好云彩,是妖孽的可能最大,可是这里没有蓝天。有灵力,那种强大到无法言说的能力,用它们的奇怪力量遮盖住了蓝天的显现。无忧常常在想,拥有这种奇怪力量的家伙,如果他们的脑瓜子够活跃的话,去做一些别的事情。可能会有更大的收获。去创造,然后收获。这种在无忧看来很正常的顺序,在其他人的理解当中则是完全错误的方式方法,在他们看来在创造之前要先毁灭。比起创造他们更喜欢精致的毁灭,那些被他们形容成是精致整理的动作,其实就是血腥的杀戮。

无忧已经不想再想下去,道理很多,每个人都有道理,无论好人还是坏人,无论任何生灵就算他们不分好坏,他们也会给自己不分好坏的事情找一个理由。那么她也应该有这样的理由。不就是刺耳的尖锐声吗?忍一下就好了。她又一次开步向前,不过让她奇怪的是,刺耳的尖叫声并没有发出。而那一刻她首先感觉到了身体的奇怪。似乎是想要跳跃起来。对她没有体会错,虽然她自己没有给自己身体这样的指令,但是,她感觉到她身体现在的动作是降低重心的姿势,然后是准备跳起的下压的动作,就在她还没有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她的身体一下子弹了起来,那是前所未有的高度。紧接着重重的砸在地上。她可以确定没有外部的力量在做这件事情,是她自己在摔自己。从前,有很多时候,关于她身体里面藏着另一个灵魂,另一个想法和另一种恐怖力量的事情,她一直试图在说服自己忘记,比如,想想这有可能是她自己虚构的妄想恐惧。

键盘左右方向键"→"或"←"可翻页,回车可返回金枝夙孽目录,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