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小白兔好奇

鸣棋向前几步毕恭毕敬的接过奏折,还不等他上眼,皇上出声,“是永固台的大轮值尚书,要求裁撤我刚刚派到他身边的几个心腹。还请奏我同意文书院的书生们,上殿行走。野心膨胀如斯,光是让儒生审议奏折还不够,又想参与朝堂议事!”致远帝扶着龙书案起身,“这家伙也是一样的大胆,明知道那是我故意拍过去看他的人,就这样故意跟我对着干,直接告诉我,要叫他们裁掉。如果他还有一点点的敬畏之心,这种事情就算是在为他所讨厌,也应该暗自处理,找出各种名目,至少要费一点点的心,可是现在你看,他就来了一所痛快的,直接让我将那些人撤回了事!自从这家伙知道,对于那些儒生,他是最好最有力的统治武器之后,这一直不肯收回它忘在外面的牙齿。棋儿啊!虽然现在的皇舅,已经不再是那时候初出茅庐的黄口小儿,可是怎么感觉到了比那个时候,还没有力气的手指,时而有些抓不住,在萦绕在世上的纷乱了!所以刚才也在想,要不要切了那个儒生,痛快一下,这些书生的臭毛病都是因为我们想要维持以仁治天下的名声,而娇惯下来的!所以,皇舅才会想到你!隐藏在仁慈之中的利剑……”

鸣棋点头,“那轮值尚书假天威的骄横早已经由来已久,确实需要打压一下他的气焰,皇上就准备好一条毛巾吧,!”

致远帝愣了一下,“毛巾,要准备毛巾么?”

“臣下会在那位自以为是的轮值尚书头上,狠狠的泼上一盆凉水,然后,皇上就恰逢其时的,以安慰者的身份,带个毛巾过去吧!那些所谓的书生意气是会痛哭着感激,递过去毛巾的人的义气。如果皇上递过去的是黄白之物,他们也许还会竖起眉毛,大表愤慨。而对过去的是毛巾,他们就又会感激以涕零!”鸣棋边说,边微微冷笑!

致远帝脸上的惊奇,终于化成了一个微笑,“的确如此,的确如此,轮值才是真正的儒生,自以为了得,通身傲骨,不过是腐朽的酸气。我的好外甥,在出发之前就为我做到这个吧!本来,还以为,今天又会是不眠之夜,不过看来会倒头就睡了呢!”

鸣棋侧过身,将那些奏折,毕恭毕敬地放进小内侍一直恭候在他身后的托盘里。然后再行个大礼,退了出去。

本来应该回去睡觉的,但是很意外的被这些事情闹得格外精神,就忽然想去见见那位儒生,这些人果然像致远帝所说的酸臭不堪,但是却让他觉得格外有趣,问了问外面带儒生出去的侍卫,找了个人头前领路,进入天牢,这些人只知道这儒生得罪的是皇上,都觉得他是个必死之人,所以给他选择的牢房是最脏的那种。这么远远的提鼻子一闻都臭气熏天。鸣棋真心觉得他们的天牢,根本不需要任何刑具,只要尝试羁押在这里,就是一种,严苛惩罚。

走近牢室,可以借着微弱烛火看到儒生的精神头,还没有被打消,一直在那里唠叨着冤枉,狱卒走上前去,右肋下的佩刀狠狠撞击着铁栏,大喊着,“消停点儿,世子来看你了,你最好老实点,要是惹恼了世子,有你的苦头吃!”喝完了那儒生之后,又点头哈腰的转向鸣棋,“这家伙真的是疯了,带进来的时候力气特别大,世子训话的时候,还需要小心提防才是。”然后就是取下腰间的钥匙,想要打开牢房的门,鸣棋嫌弃内中味道的摇摇头,“我在这里问他就行了。”

狱卒点头退出。

键盘左右方向键"→"或"←"可翻页,回车可返回金枝夙孽目录,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